首页 文化动态 通知公告 廉政文化 双拥工作 政民互动 网上办事
位置: 来宾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 文化动态

采风踩雨,钢铁意志攀巅峰--广西第三届花山诗会金秀站侧记

发布时间:2019-7-04 来源:转自《来宾网》

网络网络11.jpg

□ 寒香小丁


古石墙,细雨徐落,圣堂山一片空蒙。倏地,一道低沉的埙声在山中响起,打破了大山的宁静,原来是诗人大朵在广西第三届花山诗会休息闲余给诗人们吹奏埙曲呢!


这已经是花山诗会金秀站的第二天。24 日下午,抵达金秀瑶族自治县后,结束了花山诗会来宾市区活动的诗人和评论家们到瑶族博物馆参观,了解瑶民族文化和瑶民族民俗。当晚,在金秀盘王谷召开了“诗歌创作座谈交流会”,来自全区各地的文坛诗人、评论家及金秀的诗人、文学爱好者共计 50多人参加了交流会。交流会上,除了作为主持人的广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朱山坡之外,几乎把所有的发言机会都留给了诗人们,整个交流会共有近三十位诗人积极发言,时间超出原计划的两个小时。


来宾诗人东禾说,自己有一个困惑,就是翻译诗的准确性问题。他举了一个例子,他拿出一些以前的英文诗去给朋友翻译,结果让他十分吃惊,翻译出来的诗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和五六十年代翻译的结果大相径庭,这让他很是迷茫,英文诗的翻译,要以什么为标准?黄土路说,写作的动力是内在力量,他更注重写一些必要的东西;诗人陆辉艳说,写诗歌,写的是生命的经验,要懂得多元视角,找到自我的状态和位置,从中领悟到人生都处于困境中的结局;来宾诗人蓝敏妮谈了诗歌地域性和记忆点的问题,不强调南北,强调记忆点,称有的诗歌,看了一遍之后,其中的某句能让人永远都不会忘记……诗人和评论家的发言,让大家感触颇深。其实,每个人的思维都是独立的、多元的、多维的,同样的东西,大家写出来的总有不同的亮点。


诗歌创作座谈交流会的第二天,是大型的采风活动——金秀圣堂山之行,这才有了诗人大朵于圣堂山第一个休息点古石墙的埙曲之美。悠悠埙声在山林间传荡开来,扫去了众诗人的疲倦,把大家带入了音乐的美的世界。等耳朵过完瘾,大家再次起程,冒雨向圣堂山顶攀去。


我们起先是跟着盘妙彬老师一组的,盘老师身体有些不便,我们都以为,他到了古石墙就不再攀爬了,哪知他仍然坚持往上爬。途中一个景点,我们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再寻找盘老师,发现他已先我们一步往前了。沿路攀登,雨越下越大,周围除了云雾,只有绿植相伴,也没什么可拍的,于是我们开始一路追赶,以期能够追上盘老师。


接近峰顶时,圣堂山的小雨突然变成了暴雨,轻风也变成了狂风,滴哒雨声变成了齐涮涮的雨水冲击声,暴雨仿佛从天上倾倒下来,狂风吹得人都有点站不稳了,大家也都累得不轻,每一次抬脚,都好像有千钧之重,看着前方逶迤的山道,我们一度犹豫,这样的狂风暴雨下,还要不要继续爬上去?


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既然盘老师都能坚持,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呢?不能在最后的这一小段放弃了,那样会留下遗憾。于是,我们再一次冒着狂风暴雨往上攀登。当我们终于站在圣堂山之巅时,虽然面对狂风,淋着暴雨,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看不到什么景色,但那种内心的满足感,仍然让我们如饮甘露,浑身的细胞都跳跃起来。


暴雨后的圣堂山,到处都是临时形成的瀑布,下山之路,很是危险,时不时被瀑布冲击,即便是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我们所有人几乎都湿透了,鞋子里面全是水。但我们内心,都是开心的,快乐的。


第二天,在返程的车上,石才夫主席当即交了《圣堂山五题》,他语重心长地说,写诗,不要浮于表面的抒情,要沉下去,要有哲学层面的思考,要每一句都有信息,不要写多余的话,希望大家以后多出好的作品。


广西第三届花山诗会虽然结束了,但留给我们的,绝不应该仅仅是几场会议,而是更多深层次的思考。同时,诗人们在采风活动中表现出来的钢铁意志,也是我们所有人应当学习和秉承的,正如他们对待诗歌创作的态度,执着地向着诗歌创作的现实“高峰”攀登。


圣堂山五题

□拓夫(石才夫)

一场雨

登圣堂山,第四次了

第一次到半山

第二次天晴,远山近树皆可见

第三次宿山顶,观日出

这一次,遇雨

大雨,蝉声厉,瀑如雪

霹霹拍拍的雨点

打过费孝通和王同惠

又打一群一路谈论他和她的诗人

 

罗汉松

山上寂寞

岁月无趣

它们横在路上

拦下登山人

又不说一句话

 

杜鹃

花季过了

我们才来

拍照的时候

叶子动了一下

仿佛那女子

以手拂发


在雨中呼喊

也可能是歌唱

在这清凉境界

它们应该不会

表达愤怒

 

看着我们

上上下下

一个个

大呼小叫

一会儿云

一会儿雨

 

抵达低处

□蓝敏妮妮

雨扑下来,从六月的背后

有人心举莲叶

有人在剥洋葱

作画的人在放线,在画中建房

铅灰的阶梯一级级向上

直角和锐角把云抬起

右脚失力的人一步一步

登高,上圣堂顶峰

站上海拔一千九百七十九公尺

悠然之下藏汗藏剑

有洪水来,作画的人停工

他没有停,踩着大雨

一步一步他走下山

有摔跤,“不提不用提”

有歉意,为延迟的低处抵达

上去,下来,六个多小时

山下的人有疼,仰望

慢慢读着他用腿脚书写的

2019年个人最澎湃的长诗

诗名:很好,没事!

 

雨中圣堂及其后序

(外二首)

□文青

我们一起爬山

高歌 尖叫

淋雨 踩水

交流疼痛的感觉

越过这凸起的日子

云海茫茫

我们在各自的深处

深不知处

衰老想起衰老

残缺想起残缺

孤寂笼罩孤寂

我们和圣堂山 就这样

默默地互相呼应和想念

 

圣堂山的孤寂

用雨伞拨开“瀑布”

进入孤寂王国

女王是一棵残树在雾中

单腿独舞高高在上

纤巧 富有艺术品位

是树版断腿维纳斯

傍晚山脚下

我遇见一位雕刻家

她拍拍肩上的云雾

和我相觑而笑

我们凄然淡然的笑容

逸出雾气绕身不散

我的心又上了山

肩上扛着雨水

云端之上与树相依

久久没有返回人间

 

我的大脑被植入一棵残树

它一说话

人间便低很多

而它喋喋不休:

关于缺憾、孤寂

被悬崖隔断的飞翔

云之上

我看它数秒

云之下

它看我一生

并欲将我归为同类

 

朝觐圣堂山

□高瞻

如果顶天立地的迎客松还在矗立

如果高山云海仙踪

如果世外桃源还没走出梦魇

那么 十年无缘终能成行

以一颗诗心 我和老盘会心一笑 走 登圣堂山去

来宾来宾来者上宾

我只是诗经中卑微的一个句子

和着雨水 上山采薇或伐槿 赤脚踏遍圣堂山

丈量内心隐忍的每一步距离 1979米石板路的秘密

恒海沙数 半山又见佛光 转眼又睹真容

不知是人围山转 还是雾追风走 脚酸了腿麻了

只知道雨干了又湿 或只为想见一代宗师

今日的腿抽筋和痛 都不在话下 一路顺风

和就此别过 都是缘分的说辞 不变的是

一直在路上 这才是一生不变的宿命

  

@安静于圣堂山的你

□子灿

我一直以为每一次罗汉松的伸手

只是一种礼仪如唐汉的叩首问好

我们相遇 如素月 如被温暖包围的酒

云彩朵朵 山风阵阵 过眼云烟

原来我们也可以成为神仙

我一直以为 罗汉松的身姿和沉默于那棵圣树

只是红尘中人 也只是名山大川的一种点缀

如云山金边 如飞瀑幻境 如石桥神韵

如人间诗歌画卷 如旷世少女的心

相视 相笑 相幻想 而后

安静的挥手 告别

不管春日的烂漫

不管夏日的雨帘

但有你在 我始终不负光阴

我当然庆幸在风华正茂的时候

遇见不一样的你

倚着蝉鸣 鸟叫 古树 清泉 老墙斑驳

遇见一只安静于圣堂山的你

佛手 莲花 松风 雨露

安静于那一朵 连接人间与天堂的云

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可好

当一个赏心悦目的女子可好

假如我能力所能及

我会无限靠近你

你把岁月活成天堂

我把时光托付于你

但有你在 人间便是圣堂

但有你在 圣堂便是天堂

但有你在 我便会紧紧倚在李白的那棵松树下

悠然于 天上人间

人神共爱 悠然于 一瓣一瓣飘落的叶子

如莲花盛开

 

在圣堂山

(外一首)

□夕夏

在圣堂山,我们披着最小的雨

一棵云雾里的树,在流泪

我想到了雨水,悲凉

我想到了松林,惊喜

仿佛看见天空灰暗色的雨幕

在风吹过茂密的树木时

挪动了一下身子

像咬了咬干瘪的嘴唇

雨雾在诉说,仿佛再也不会

遇见这样的天气

松果未落,鸟雀安静

树冠间多余的空间,住着喜鹊

下山途中,露珠打湿了鞋子

我带走一颗百合花的种子

人已中年,我们淋着雨

积存着人间少许的美好

悬崖上

冒雨前行的人,像是负石上山

淋湿的落叶堆积在一起

仿佛有说不完的故事

有人手捧露珠,有人观察草木

有人捡一块石头,留作纪念

而我在悬崖上,做个采药人

腰挎竹篓,手拉绳索

灵猴一般的身姿,缓缓向下攀援,

乌云吞吐,雾气翻腾

暴风雨来临,我用镰刀

敲了敲鞋子的泥土

平静地下山,草药不多

可救疾苦,解瘟疫

暮色正好,山下村庄炊烟流动

它默许了我的存在和离开

  

莲花山

□羽微微

我心藏莲花而来

把它放下便成山了

山路曲折

遇见前世的自已

是不容易的

转过身眼前这朵云

应是刚刚飘来但松树不是

松树有根又有松子

山下瑶歌响起时

我也穿着五彩的服饰

见一只鸟也亲切

见一只蝴蝶也亲切

见一副对联只存上联

下联恍恍惚惚

像要马上想起来

但我先把瑶歌唱起了

 

雨中圣堂山

(组诗)

□周统宽

蝉唱

蝉唱在天

蝉唱在山

蝉唱在树

歇一蔸古树下

听一段蝉唱

可是柳永先生

谱下的一曲

雨霖铃

 

蛙鼓

我一直往上走

你一直隐藏我左右

鼓声响

雨越下越欢

石级旁的树干上

我看清了你的模样

我掏出手机与你同框

再说一声谢谢你树蛙

 

神气

上山时

山中小卖部的老板问我

你们今天有多少人上山

下山时

山中小卖部的老板又问我

你们还有几个人落在后面

他说

你们都下山了

我也掩门下山了

 

读你

读你

在圣堂山顶

雨水淋湿每一行诗句

风声紧过雨声

雷声滚过

远处不可观

铁杉已挺立千年

眼前的你

眸子越洗越亮




编辑: 何鑫



 
 热门资讯 
·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戏曲艺术人才培
·黄坤明在福建调研时强调大力传承弘扬红
·文化和旅游部提醒广大游客暑期出游身心
·金秀大岭村入围“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开始申报
·温泉里的诗和远方--象州
·2019年“中国旅游文化周”活动硕果
·巩固禁毒成果 创新宣传手段
·岁月静好背后的“隐形”英雄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主办:来宾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地址:来宾市人民路8号 邮编:546100
电话:0772-4280133 桂ICP备19006233号
网站标识码:4513000004